首页 arrow 提琴知识 arrow 关于吕思清演出的杂议和宣传(下)- -

华声提琴 专业制作、修理、销售高档纯手工提琴 收售欧洲老琴 电话:010-89352180
关于吕思清演出的杂议和宣传(下)- - 打印 E-mail
吕思清音乐会联想之(一)





八月十九日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赢得三枚金牌。某中国报纸欢呼雀跃,大标题写着“中国军团惊心动魄再夺三首”。乍一看以为回到了蛮荒年代,一定是野蛮的长茅上挂著敌人三颗血淋淋的头颅。这联想
并不荒诞,从学写作文时老师就有佳句示范:‘中国举重运动员,一举打破世界记录,赢得了奥运会金牌,从此中华民族丢掉了百年来东亚病夫的称号。’那时幼稚的心里以为只有金牌才能把亿万病夫变成鲁智深。


如今我们可爱的祖国平均花七亿元打造一位金牌选手。而九亿农民仍处于无医少药的状况,连卖血感染爱滋病的农民也得不到适当医疗。可是奥运金牌是“形像工程”,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光辉形像。中华
民族从古以来都是把面子放在头等大事的。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艰难曲折,竞技从单一的狩猎比赛到今天神圣宏伟的奥运会。从人兽厮杀到四海之内皆兄弟。文明这道路陷阱重重。




这些年中国发了点财,各大城市都建了“形像工程”,大厦林立“物质文明”加上了包装,于是宣传机器转调唱“精神文明”。其实,正如德国人类学家库贝说的:‘严格的说没有所谓的“物质文化”这种
东西。一个壶并非文化----所谓文化乃是在器物背后的观念。奥运会的金牌、国际音乐大赛的奖状,都不能代表某国的文明。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活动提高全民文化生活,普及文明进步的文化观念。如今得了金牌拍广告就能发财,与文明毫无关系,可确实是明星产生的重要催化剂。中国是文明古国。如今报纸写着:‘在希腊中国军团正厮杀在奥运战场,在北京精英们正建造着2008年的战场。’如此心态叫人糊涂,我们是走向文明还是蛮荒?




中国一定会成为现代文明大国,而不是走向一个竞技大国。要把国际文化活动的比赛,作为文明的催化过程。不把赢得奖牌作为文明的唯一标志。体育是文化活动,音乐是艺术活动,而不能把两者都当着奖
牌竞技的“面子工程”。




要说竞技,吕思清十七岁就得了第三十四届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这确确实实是一个“东方的世界记录”,但是如果这样想下去艺术就成了特技,音乐演奏就成了比赛速度、技巧、耐力的竞技活
动,远离了音乐的灵魂情和美。音乐演奏家就成了赛场的跑马。




“音乐比赛”在西方历史悠久,希腊神话中就有太阳神和牧神之间的音乐比赛。1708年亨德尔与伟大的大键琴家史卡拉悌在罗马公开比赛琴艺,1781年莫扎特和克利门悌在维也纳宫廷打钢琴擂台,贝多芬也和钢琴家乌尔夫多次在雷蒙男爵的官邸较量琴艺。他们结果都成了好友;克利门悌坦然承认,比赛过后真正领悟到音乐的结构稳定的价值远超过纯技巧炫耀。




获得国际比赛大奖,对年轻的音乐家是个鼓励,是起步的开始,并非终生艺术成就的保险单。1980年华沙“萧邦钢琴比赛”各方嘱目的怪杰波格瑞利奇,竟然未进入决赛就逃汰,为此多位评委愤而辞职。波格瑞利奇却没有因为这次比赛影响他的事业,后来成为了欧美极红的钢琴演奏家。而当年得了“萧邦钢琴第一奖”的越裔钢琴手现在已不知踪迹。




吕思清是“旧金山的荣誉市民”、“新泽西杰出亚裔艺术成就奖”获奖者、2002年<北京青年报>的年度形像大使,可见是个文化使者,而非竞技者。“世界周刊”说他是“特技派小提琴演奏家”,那篇文章我没读,但这名称倒很合武侠小说的口味,言外之意还存在一种非技巧的音乐演奏家。可惜晚了一步,武侠“大师”金庸先生早就躲进杭州西湖边上的象牙塔,做他的文学院长了。如今只谈艺术和哲理,不再收武艺高强的徒子徒孙了。




去年吕思清在文学颁奖会演出,报纸上着重宣传了三点,一,少年得志赢金牌,二,手执名琴价连城,三,弓弦飞出皆经典。读完严然一位武林高手出场,身怀特技、手执宝剑、精通武功。我没有机会认识
吕思清,不知道作为一位极有才华的艺术家,正在世界各地接连不暇演出、录制CD、普及提高当地音乐活动的文化使者,读了这样对他的介绍还能否付之一笑。为此我们将听听他本人的心声。






诺贝尔音乐奖
吕思清音乐会联想之(二)
-----巴佬





希腊奥运会今晚就要结束了。奖牌榜排名也大局已定,中国排名第二。东道国希腊虽然没有以奖牌傲人,但开幕式如神话般抒情的表演,给人很深的印象。“多维时报”有一篇顾晓鸣的文章“张艺谋可以向雅典奥运开幕式学什么?”说得很忠肯。张艺谋批评雅典奥运开幕式“激情”不够,说“只要有钱和技术”就一定能超过雅典。这样的自大自信心态,千万要收敛。要说“钱和技术”美国当属第一,但美国过去奥运的开幕式并非能超过雅典,若大的美国也不缺少懂得摄影的导演,才华未必都比张艺谋差。会煽“激情”的导演多的是。张艺谋导演的在北京演出的歌剧“杜兰朵公主”,一改西方歌剧凭空编造的中国


古代人物形像,色彩构图也漂亮。但专业界的评鉴并不高,“虚火”太多,无论与西方歌剧的结合或者与中国文学戏剧传统的结合都属浮躁肤浅。原因是;第一张艺谋对西方歌剧所知太少,第二是没有在中国文学戏剧上再多做点功课。顾晓鸣评议雅典奥运开幕式的话很值得我们再读一遍:“这是一种不张扬的宣传,一种不宣哗的颂赞,一种润物细无声的陶冶,小而言之,是戏剧性的高超的营造,一种希腊悠深的修辞学和表演术。这正是世界为数不多的本原性特大文化固有的品质。”希腊不愧文明古国。希腊精神不愧为人类文明的大师。从荷马时代之后到罗马帝国最后征服希腊,这一段文明时期形成的希腊精神,给西方和世界宝贵的遗产。正如黑格尔说的:‘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欧洲人远从希腊之外,从东方,特别是叙利亚获得他们的宗教,来世与超世间的生活。然而今生,现世,科学与艺术,凡是满足我们精神生活,使精神生活有价值、有辉煌的东西,我们知道都是从希腊直接或间接传来的,------间接的绕过罗马。’希腊精神就是追求幸福的精神、崇尚智慧的精神、热爱自由的精神、践行民主的精神、张扬正义的精神。它们是希腊人的主导价值观念:即是他们社会生活的理想、信念和原则也是他们个人生活的取向、追求和标准。两千多年过去了,这伟大的文明价值观念仍然照耀着人类前进的道路。希腊精神称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大师是当之无愧的。

“大师”这个词如今在中文报刊上经常出现,成了客套的恭维话。新泽西州这些年来被报刊称为大师的艺术家就不少。新泽西也就成了专门生产大师和神童的宝地。神童是年年有新诞生的。被称为艺术大师的元老中就有画家“中国的莫奈”,钢琴家“柴可夫斯基的权威诠译者”。捧场和被捧搅得昏昏庸庸。大众真以为自己运气好,一脚滑进了艺术宫殿。前年回国参加了一次聚会,餐桌上我兴冲冲的提起“中国的莫奈”,在座十多位画老家居然没人知道,使我十分扫兴。


2000年出版了一位著名音乐评鉴家写的书,“二十世纪世界名音乐表演家”。列举了古典音乐表演家四百多位,从指挥到声乐家世界名人介绍。其中中国演奏家有两位;大提琴家马友友,钢琴家傅聪。在介绍傅聪的段落里写着:‘傅聪在1966年到日本演出,记者称他为钢琴大师。他说:“我一直不曾对西欧的传统发生过恐惧感,我越是了解西欧的传统就越感到自己不能称大师。我只是用东方文化中特有的纤细含蓄来塑造我的音乐个性。


吕思清从1999年回国举办“名琴名曲音乐会”以来,真正实现了,“帕格尼尼大赛”评委比嘉利的预言:“吕思清将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名字”。你打开网上吕思清的名字,有关报导的文章几个小时也读不完。其中有一则报导很有趣:有人问吕思清‘什么是大师?’回答是:‘大师要由历史来判定。大师是一种天才的个性、是对艺术的热情和献身、是对事业的执著、对寂寞的坚持和忍耐。’他既没有说自己是大师,也没有排斥成为大师的目标。人们问他‘你有什么追求?’吕思清的回答是明确的:‘我追求完美,艺术的完美。就是演奏技巧的完美、音乐表现的完美、作曲家音乐作品的意图和演奏家诠译的意境完美的结合。’‘我追求的是音乐的诺贝尔奖,虽然还没有这个奖。’





你家有学琴的孩子吗?
吕思清音乐会联想之(三)
----巴佬


我的侄女曾有过三位音乐老师,二位钢琴老师一位单簧管老师。第一位钢琴老师是学声乐的,她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学钢琴。女儿很有音乐天资进了纽约的Juilliard School。儿子好动,心比手快眼高手低始终没有达到父母的要求。家里的布置除了两架钢琴外,满墙的历届孩子比赛得奖的奖状奖牌。孩子凡有比赛一定参加,练琴的曲目都以比赛为目标。书架上只有极少的几张古典音乐唱片。第二位钢琴老师是位音乐学院的教授,并以技巧高超闻名。他对学生的要求极严格,要求学生每日花很多时间练琴。单簧管老师年龄五十多岁,对学生非常耐心,永远给学生鼓励,启发学生兴趣和主观动力。




侄女高中时没有参加乐队,听的音乐也大多不是古典音乐,读大学更没时间弹琴。今年暑假侄女在家每日弹琴两三小时,问她何故?说就是喜欢,古典音乐让她感到快乐。是哪位老师让你懂得了陶醉于音乐的?单簧管老师。那钢琴老师呢?噢,他们就只知道比赛,他自己的儿子都恨学琴。单簧管老师不一样,他曾经逼自己的女儿练琴,女儿才六岁,画了个钢琴用剪刀剪碎。所以他真正懂得了学生的心。




前日有机会问起吕思清他的学琴经历。他说他有过三位老师。王振山老师是匈牙利留学的俄罗斯学派,在他严格又极有计划的教学中,‘我学会了严格要求自己,发挥自己主观能动力。’梅纽因老师是当代的小提琴大师,他教会了我更深刻理解音乐,‘激活了对音乐和艺术献身的热情。’迪蕾老师是当代最资深最伟大的小提琴教师之一,‘她教会了我寻找自己的音乐语言,探索自己的演奏风格。教会了我如何走向世界成为一个独奏音乐家。’




钢琴教学名家亨利. 涅高兹有一句名言------教师的最大责任,是教会学生自己教自己。这句话是教学艺术的密诀也是最高境界。这句话也是吕思清的三位老师共同点。只是他们在学生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聚焦点。老师就是要纠正学生不好的习惯;肌肉紧张、音准不严格、声音浮浅、抖音不匀,等等坏习惯,学生理解了得自己设定目标改善。自己发现新的努力方向。学生参加音乐演奏比赛可以提高他们学习的积极性,但归根结底学琴的积极性必须来自对音乐本身的热爱。一味追求比赛得奖绝对是学不好琴的。




大作曲家巴而托克极其痛恨音乐比赛,每次提起音乐比赛,总是嘲讽地说:‘只有马儿才比赛!’




吕思清说得到帕格尼尼金奖对他来说,最大的好处是对演奏充满了自信心,可以最大热情的,淋漓尽致地表现音乐。




小提琴大师艾萨克. 史坦有一次对记者问他,中国年轻小提琴家胡乃元得了‘伊莉莎白大奖’有何赠言?他说比赛得奖对一个职业演奏家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才是重要的。‘一定要深入音乐,要爱你所追求的艺术,要投入,要有奉献的心才能有所成。’




如今在中国或者在海外,孩子门学乐器都成了风气,尤其是学钢琴和小提琴。去年报纸上还说中国将成为钢琴大国。我想中国有那么大的人口基数,发现几个“音乐神童”是极可能的。但绝大多数孩子将来不会以音乐为职业。听说连Juilliard School毕业的学生,百分之八十都不以演奏家为职业。




学乐器演奏为的是让孩子们得到音乐的熏陶,激活他们对音乐艺术的热爱,打开他们接受和欣赏人类文化遗产中一个重要的宝藏,让他们生活变得更丰美。给孩子们更多的机会聆听他们可以理解的经典音乐,不要逼他们为比赛得奖去练琴吧!






难忘的时刻
吕思清音乐会联想之(四)
-----巴佬





每个优秀演员在演艺生涯中都有一些难忘的时刻。有的是成名演出,有的被观众狂热激情感动,更有的是担当了一次历史事件的号角和礼炮。著名的指挥家伯恩斯坦一辈子不知有多少激动人心的演出。但最使他难望的是,一九八九年他在柏林指挥纽约、伦敦、巴黎和柏林四个顶尖乐团联合演出,演奏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那是庆祝德国统一的盛大演出,乐曲长一个半小时,台上乐队加合唱团三百多人。台下全国的重要人物都来了,还有各国来宾,现场全世界实况转播。伯恩思坦以七十一岁高龄,炉火纯青地指挥了这首交响乐史上最雄伟的乐曲。激情之处满头银发的指挥,情不自尽地跳跃而起,整个身体都凌空了指挥台。台上演员如痴如醉完全融在乐曲之中,从年长的领唱演员到年幼的童声演员,个个虔诚的以自己灵魂浸润了每句歌声。台下一片严肃和寂静,每双眼睛都闪烁着光芒,不少老年听众默默地老泪纵横。演出后伯恩斯坦对记者说:这是难忘的演出,不但台上的演员,还有台下的听众以及整个推动历史的人们,造成了这次演出的成功。


年轻的小提琴家吕思清,也有过难忘的演出。那是在一九九七年庆祝香港回归祖国。演奏会在洛杉矶好莱坞碗形剧场。剧场座落在Bolton山谷的山坡下,这是个世界上最大的剧场之一,碗形剧场有着极好的天然地型。一九二二年洛杉矶爱乐乐团曾在这里作首届演出。一九四一年,被称为二十世纪最后一个浪漫主义者,钢琴大师霍络维慈Vladimir Horowtiz 在这里作了第一次室外音乐会。


碗形剧场背靠青山,听众席一万八千座位,朴素的木椅座落在山谷的斜坡上。当夜幕降临时场内点亮了晶莹的灯光。座无虚席,不单是华裔各色种族的听众兴奋的,等待着‘中国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开始。竖琴开始了引子,接着是长笛奏出了江南风味的牧童笛声,当吕思清刚以他厚实艳丽的琴声奏出第一个乐句时,观众席上爆发了一股强烈的声浪,这激烈的掌声压倒了乐曲从山坡上滚滚而来,瞬间即止,但已把吕思清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首乐曲他已演奏了十多年,无法统计有多少场。合作过的有中国最好的指挥,最懂得中国心灵的国家乐队,也合作过世界上最知名的西方乐队。但都没有像这次让他激动得‘汗毛竖立’一股暖流贯通全身。他心中升起一句话:‘我找到了值的我用一生精力去做的事,只有作为独奏家,我才能享受到这无法言语的快乐和容光。’




近年来吕思清在中国举办的“名琴名曲音乐会”,“火红的年代”音乐会都有过火爆的场面。一次在青岛的音乐会,两千人的场子挤得水泄不通,为了得到他的签名,硬是把他从观众席挤回台上,只能在保安的维持下在台上递交签名。市长说这在青岛古典音乐演出上是史无前例的。“火红的年代”音乐会是,以六十年代人们熟悉的曲子改编的小提琴独奏曲。这样完全以中国曲目为小提琴独奏音乐会也是首创。结束时许多听众说,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的音乐会,它让我回忆起我的青春时代,让我又捡回了青春。这就是给演奏家最好的赞美,是超越了音乐的难忘的时刻。




我衷心的期盼着,在不久的将来,台湾海峡两岸的人民,能有一天同奏一首乐曲来庆祝祖国的统一。那时刻将不仅仅是小提琴家难忘的时刻,也将是全国人民难忘的时刻。
< 上一篇   下一篇 >
藏琴展示
斯式新琴 小提琴 violin No.XX014  价格:8000元
斯式新琴 小提琴 violin No.XX014 价格:8000元
瓜氏小提琴 手工新琴 violin No.XX040 价格2800元
瓜氏小提琴 手工新琴 violin No.XX040 价格2800元
站点导航
Copyright 2005 soq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4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