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提琴知识库 arrow 回忆与小提琴大师梅纽因先生的四次会见

华声提琴 专业制作、修理、销售高档纯手工提琴 收售欧洲老琴 电话:010-89352180
回忆与小提琴大师梅纽因先生的四次会见 打印 E-mail
作者: 张世祥   
回忆与小提琴大师梅纽因先生的四次会见 我从小就喜欢拉小提琴,并且从小就知道世界上有三位最著名的小提琴家,那就是海费兹,克莱斯勒和梅纽因。可那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后我居然有机会能多次和梅纽因这位大师在世界小提琴比赛的评委席上一起工作。 1983年也就是我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小提琴27年之后,第一次有机会出国接触外部世界。当时是我带领了上海音乐学院附小的小提琴学生王晓东和和附中学生张乐来到英国福克斯顿参加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说实在的,那时我对什么是国际小提比赛正如我对外部世界是什么样子一样,是一无所知的。记得那是在伦敦的比赛接待站,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我心目中的英雄梅纽因先生。见到他信步走进大厅,人们鼓掌欢迎,许多人与他握手,我也就自说自话地走上去和他握手,并且用我那恐怕谁也听不懂的英语对他说,我翻译出版了他的著作《梅纽因谈话录》不知他是否收到我委托英国文化委员会转交给他的样书?梅纽因先生对我说了些什么我几乎也没有完全听懂。现在想来当时他对我还是十分友好的,因为在没有得到作者的许可就翻译出版他的著作,这不仅是不礼貌,而且也是违法的。可那时我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版权法。这位大师也没有向我追究责任,这本身就是对我和我们国家的一种十分宽容和友好的表现。 比赛开始后,王晓东在此届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中的演奏引起了评委们的极大注意。记得当时在王晓东出场前演奏的那位选手,在我看来这孩子似乎是整个比赛中水平最差的一位,当王晓东出场演奏时,评委们还在忙着给前面这位选手打分和写评语,而王晓东那丰满圆润有点近乎小提琴大师奥依斯特拉赫的声音,使在座的评委们大为震惊。王晓东刚演奏完,梅纽因先生就把我从听众席中叫到他的面前,询问了许多有关王晓东学习小提琴的情况,并要我转告王晓东当时的老师赵基阳教授关于王晓东今后学习的一些建议。最令我感到激动而难忘的是,在比赛临近结束前,梅纽因先生举行了一次大型招待会,所有当地知名人士和获奖选手都出席了这次招待会,大家都在大厅里举杯祝酒,进行友好交谈。我轻声地对来到我身边送饮料的一位服务员说,:“我真想和梅纽因先生照张像片留念”没想到这位服务员竟然大声地说到:“梅纽因先生,这位年轻的先生想和你照张像!”弄得我十分紧张而窘迫。没想到梅纽因先生立即高声答到:“好的,我来了”于是他手持酒杯,绕过人群,来到我这个不为人们注意的小人物身旁,我立即请人赶快给我和这位大师照相。他见我很紧张,就开始轻声地问我许多问题,诸如你是不是跟俄国人学琴的?在什么地方工作?教了多少年小提琴?有多少学生等等,就在我回答他的这些问题时,人们给我拍下了我和梅纽因先生的第一张照片,我一直把这张照片珍藏至今。梅纽因先生还特别把他亲手签名的著作《人类和音乐》送给了我。于是在我的脑海里也就留下了梅纽因先生虽然是位世界知名的小提琴大师,可是却非常和蔼可亲这样一个十分深刻的印象。 几年之后我又带领另外一名学生乐薇薇赴英参加这项比赛,在乐薇薇演奏完第二论的曲目之后,我就感到似乎许多评委都在窃窃私语地谈论我,特别是比赛委员会的主席马斯特斯先生更是来到我身旁对我说:“这位小女孩怎么能在这样一个木头盒子里拉出如此动人的声音来的!”,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乐薇薇演奏的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国》使许多评委感动得落泪,大家都认为她是一位极为有才能的孩子,她在整个少年组的选手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因此在第二论比赛结束后,梅纽因先生就在比赛大厅里找到了我,说他非常喜欢乐薇薇的演奏,认为她一定会在这届比赛中获胜,并且对我说:“你一定是一位非常好的小提琴教师,我可不可以邀请你担任下一届梅纽因国际比赛的评委?”我除了欣然表示接受他的邀请之外,并向这位大师提出能否送乐薇薇来英国跟他学琴,这位大师立即答应了,并且还说要给乐薇薇找到奖学金。这次比赛期间我们与梅纽因先生一起拍了许多照片,其中一张梅纽因与我和乐薇薇三人一起在比赛大厅中的照片还发表在《斯特拉地》这本在世界范围内发行的小提琴杂志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梅纽因先生还嘱我带回了一本他祝贺中国音乐节的录像带,在录像带中他说:"我要特别说一下,小乐薇薇的演奏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她可能是我听到过的最富才华的年轻小提琴手.我知道,她所传达的信息,她的声音,中国的声音,将深入整个世界人们的心底" 三年以后我应比赛委员会的邀请参加了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评委工作,并且和这位大师多次一起讨论选手们的演奏。记得当我们所有的评委第一次聚会时,因为评委来自各个国家,使用的是各种语言,通常大家都可以讲英语,德语和法语,所以梅纽因先生就向大家提出:“在座的评委中是否有人只能讲英语”于是我就举了手,梅纽因先生就说,“那么我们就使用英语吧!”。在讨论问题时,梅纽因先生总是先听取大家的意见,而最后才说他自己的意见,虽然大家都很尊重他的意见,可是所有的问题都通过大家举手表决来决定的。记得有一天比赛委员会的主席通知我说梅纽因先生要单独和我谈一谈,于是我就和梅纽因先生一起走到大厅外面的面对英吉利海峡的阳台上,他问了我许多问题。因为当时中国的《六四》事件刚刚过去,梅纽因先生取消了原定对中国的访问,可是他对中国却非常关心,他问了我许多国内的情况。我告诉他现在国内很安定,希望他能来中国访问,中国的所有小提琴家们都等待欢迎他的到来。后来梅纽因先生果然来中国访问,当然我不认为这是我工作的结果。 就在那次比赛结束之前,我请梅纽因大师为我写一封我即将从上海音乐学院退休之后,去澳洲定居的推荐信,第二天梅纽因先生就交给了我下面这样两封信; 敬启者 张世祥先生是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小提琴教师之一。多年来他多次带往英国福克斯顿举行的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的优秀年轻的小提琴选手,就反复地证实了我的这一看法。他是一位很出色的教师,但是他本人则更喜欢教年轻的孩子,为他们打下坚实的基础,从而使他们终身受益。 澳大利亚非常幸运地能获得这样一位优秀的教师,这样一位非常可爱的人。我愉快地得知他的妻子也和他一起前往。从我个人的亲身体验来看,他会非常喜欢那里的美丽风景和澳大利亚的和谐气氛。 梅纽因(签名)1995年4月4日 另外一封信是给我本人的: 亲爱的朋友: 多年来我一直很喜欢你对年轻孩子们的教学工作,一直盼望着能听到你所教的学生们的演奏,当然也盼望着能见到你这位非常热情而友好的朋友。 我非常愉快地得知你将去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有许多有才能的人,他们不完全是当地的澳洲人,而是来自不同的民族。你将会发现澳大利亚人非常热情,好客,年轻人也很渴望学习。我为澳大利亚感到高兴,因为你能到他们那里去工作,他们不可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小提琴教师。我们等待着在今后的岁月里你将为世界培养出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年轻小提琴家来。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我对中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的一些东方民族在演奏西方传统音乐方面所取得的巨大进步,得到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梅纽因(签名) 自从1995年9月我移居澳洲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在澳洲教的学生就开始在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获奖,并且两次在国际小提琴比中获得了第一名。1999年梅纽因先生来澳大利亚访问,当时全澳洲只选出7位学生跟他上大课,其中有三名是我的学生。他在听了我的三位学生的演奏之后,特别是我在澳大利亚教的一名韩裔的学生,也就是在上届梅纽因国际比赛中获得青年组的第一名的苏吉帕克(Susie Park)她所演奏的拉凡尔的《茨岗》,给梅纽因先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亲口对我说:“张先生,你在澳大利亚工作得很好,很有成绩!”于是我,梅纽因,苏吉和前悉尼音乐学院的小提琴系主任夏米──她也担任过梅纽因比赛的评委,就在他举行大课的悉尼大学的大厅中一起合影留念。梅纽因先生回到伦敦之后不久,我就接到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格鲁伯格的来信,他代表梅纽因先生再次邀请我担任下一届梅纽因国际比赛的评委。我除了写信给这位大师表示接受他的邀请外,还希望苏吉能得到他更多的指点,梅纽因先生立即从英国回信给我说,他随时准备欢迎苏吉的到来。可是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具体的安排之前,这位大师就与世长辞了,使我从此永远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 2000年4月我作为评委,第一次参加了没有梅纽因出现的梅纽因国际比赛。虽然我的学生再次在那里获奖,但是在这十几天的工作中,我总是觉得失掉了些什么,我的内心总是不像以前那么激动。记得有一次,梅纽因的女儿与我和大卫· 奥伊斯特拉赫的儿子,伊戈·奥依斯特拉赫三人在一起用餐。伊戈·奥依斯特拉赫先生不断地用:“我的父亲,,,,,,”这样的话来开始讲述令人感兴趣的有关他父亲的故事,而梅纽因先生的女儿只有一次这样回答说:“我的父亲一生中为这么多的人,做过这么多的事情,我希望人们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从而和我一起来实现父亲的最后一点愿望,那就是在他的梅纽因学校中建立一所音乐厅,为所有的年轻小提琴家们提供演奏的舞台!”我心中暗自在思量:“但愿我也能为实现这为大师的遗愿,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张世祥 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一
< 上一篇   下一篇 >
藏琴展示
19世纪末德国老琴 小提琴 violin No.LX003
19世纪末德国老琴 小提琴 violin No.LX003
捷克老琴 小提琴 violin No.LX098
捷克老琴 小提琴 violin No.LX098
站点导航
Copyright 2005 soq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04044号